外媒:亚洲原油需求创纪录高位 年油价成本将达1万亿美元

2018-07-09 来源:互联网
北京时间5月18日,据路透社分析报道,布伦特油价隔夜突破每桶80美元水平线,而亚洲的石油需求正处于纪录高位,这使得今年该地区消耗石油的成本达到了1万亿美元,这个数字大约是2015年和2016年市场停滞期的两倍左右。   自今年1月以来油价已经涨了20%,略低于每桶80美元,这是2014年以来从未达到的水平。   随着美元走强,人们开始担忧各国经济将受到冲击,尤其在非常依赖进口石油的亚洲地区。激增的成本可能产生通胀效应,从而损害消费者和企业的利益。   加拿大投行RBC Capital Markets本月在油价触及自2014年11月以来的最高位后表示:“亚洲非常容易受到油价激增的影响。”   亚太地区每天消耗35万桶石油,是世界每日石油消耗量的35%左右。   亚洲还是世界上最小的石油生产区,生产的石油还不到全球石油产量的10%。   通胀,成本激增   美国银行摩根士丹利本周指出,柴油构成了现金成本的10%到20%,而石油则根据企业或国家的燃料配比构成了发电成本的4%到50%。“油价上涨抬高了整个成本曲线。”   中国是迄今为止亚洲和世界最大的石油进口国,4月该国每天消耗960万桶石油,这大约是全球日消耗量的近10%。   按照目前的价位,这相当于中国每天花7.68亿美元进口石油,一个月就是230亿美元,一年则是2800亿美元。   其他亚洲国家更容易受到油价上涨的影响,其中印度和越南受到最为严重的影响,这两个国家不仅非常依赖进口石油,而且其国家财富也没有雄厚到足以承受油价突然上涨。   加拿大皇家银行指出:“借贷能力有限的越穷国家可能在进口石油成本攀升之际面临融资困境。”   除非燃料得到大量补贴,否则这些穷国家的家庭和企业将比那些更富有的国家的人们更容易受到油价上涨的影响。   在印度、越菲律宾等发展中国家,燃料费用占了普通人工资的8%到9%,而在日本、澳大利亚等相对更富有的国家,燃料费用仅占普通人工资的1%到2%。 柴油和物流 一些公司表示它们会把油价上涨转嫁给消费者们。 菲律宾公司Chelsea Logistics 的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克瑞斯·阿尔法瑟斯·达姆伊称,他的公司可能受到油价上涨的影响,但是“我们能将这样的影响通过价格调整转嫁给消费者”。 其他人则表示如果它们用调高价格来让消费者承担增加的成本,那么它们将流失客户。 印度Pravin Roadways所有人阿什希·萨弗拉称,其公司的费用中超过一半用于购买柴油,将增加的成本转嫁给消费者们很难。“柴油价格已经涨了16%,但是我不能将运费抬高5%。如果我收费提高,客户将会使用更便宜的铁路。” 运营集装箱物流公司的阿尼尔·米塔尔表示在油价上涨前他的公司“已经处于薄利经营状态”。“柴油价格上调给我们造成了重创。许多像我们一样的小型运输公司都还不起银行贷款了。” Anil Mittal, who runs a container logistics company and is a member of Bombay Goods Transport Association, said his firm was “already operating at wafer-thin margins” before prices rose. The “diesel price hike has hit our business hard,” he said. Many small transport firms like his “are struggling to pay back bank loans they took to buy trucks.” 考虑到经济成本及其对进口石油的依赖,经济学家们表示亚洲是时候削弱对石油的依赖。RBC Capital Markets也指出:“减少石油依赖度并且增加能源效率,这很重要,能够保护自己免受未来油价波动的冲击。”